• 新聞
  • 公告
  • 攻略
/
/
  • 目前沒有相關消息
  • 目前沒有相關消息
  • 目前沒有相關消息

【職業】園丁

【人物介紹】

已經找到了那個特別的"唯一”,現在艾瑪終於能夠安心地使用自己完美的園藝技巧和才藝了。也許親愛的稻草人先生還需要一些修飾,換掉那些腐壞的深棕色茅草,再加上一頂新的帽子。當然,她從來不是只看外表的女孩。不過,嘿,裝飾你的夢中情人有什麼問題?只要擁有足夠的金錢就行。

【能力介紹】

巧手匠心:隨身攜帶工具箱,可破壞的狂歡之椅,可破壞的椅子數目越多,破壞速度越快。
機械熟識:具維修技術,觸發校準成功判定範圍增大,校準觸發概率降低。
安全感:在狂歡之椅上堅持時間增加。
莊園老友:比新人更警覺,每次受擊後獲得加速時間延長。

【職業】傭兵

【人物介紹】

奈布曾經是一名效力於東印度公司的廓爾喀雇傭兵,像大部分的廓爾喀人一樣,他個子不高,體格也不壯碩。但所有人都知道一個廓爾喀戰士就意味著紀律嚴明和英勇善戰。作為一個退休的雇傭兵,奈布·薩貝達已經習慣了嗜血的生活,也許一場危險的遊戲能給予他在戰場上同樣的體驗?

【能力介紹】

鋼鐵衝刺: 隨身攜帶鋼鐵護肘,讓他在跑過牆壁時可以按動牆壁並獲得一個方向上的衝刺加速。專業技巧讓傭兵對鋼鐵護肘的損耗降低,可以使用更多次數。
久經訓練:身手敏捷,板窗交互速度提升。
堅強:戰場磨煉了傭兵的意志,在狂歡之椅上的堅持時間增加。同時每次恐懼值增加均會延遲生效,直到恐懼值超過上限才會倒地(即受傷狀態下,受到一次普攻不會倒地;受傷狀態下受到兩次普攻才會倒地)
戰爭後遺症:戰爭陰影導致破譯速度降低;受傷均會牽動舊疾,治療所需時間增加。

【職業】律師

【人物介紹】

受困於過去的失敗官司,他現在幹著一份卑微的工作,拿著微薄到可笑的薪水。與此同時,弗雷迪希望可能找到一條擺脫過去的出路,並且最終過上那種他從未擁有的生活。當然,首先他得找到那個毀掉他美滿生活的罪魁禍首。

【能力介紹】

深謀遠慮:深謀遠慮:可查閱建築、未破譯密碼機和逃生門位置,常態顯示自己與隊友的方位及監管者輪廓。
蠱惑:所有人在狂歡之椅上堅持時間增加,附近求生者受到激勵,提升破譯、治療和破壞的速度。
上等人:律師出身優渥,身嬌體貴,板窗交互速度降低。
莊園老友:比新人更警覺,每次受擊後獲得加速時間延長。

【職業】空軍

【人物介紹】

瑪爾塔從小就擅長騎馬射擊,並在加入騎兵隊後取得了上尉軍銜。不滿足於在馬背上馳騁,瑪爾塔學習了基礎的飛機駕駛技巧,並很快沉迷其中。她放棄了在騎兵隊的職位,加入空軍,但瑪爾塔並沒有如願當上飛行員,反而被要求在地面執行信號引導的工作。想要駕駛屬於自己的飛機,她得找到可靠的“贊助商”才行。

【能力介紹】

精準打擊: 隨身攜帶信號槍,擊中監管者後其眩暈時間增加。
堅強:意志堅定,在狂歡之椅上堅持時間增加。
軍伍情深:當有同伴被放上狂歡之椅,其破譯速度和開啟密碼門速度均會降低。
久經訓練:久經軍伍訓練,身手敏捷,板窗交互速度提升。

【職業】醫生

【人物介紹】

她有野心,極其聰明看起來又不失真誠,但在那雙眼睛後面還藏著更多東西,要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裡存活,有時候就得做些驚人之舉。 已經對不停地搬遷感到疲倦,艾米麗希望能借此找到一個可以被稱為"家”的地方,並且最終得到她從未擁有的安全感和穩定生活。在此之前,她得解決過去遺留的一些"問題"。

【能力介紹】

醫藥專精:隨身攜帶治療工具,可在受傷狀態下治療自己。
醫術高超:具有高超的醫術,治療他人的速度提升,自療速度提升;所有人的治療速度均提升。
上等人:醫生出身優渥,身嬌體貴,其板窗交互速度均降低。
莊園老友:比新人更加警覺,每次受擊後獲得的加速時間延長。

【職業】機械師

【人物介紹】

特蕾西是一個機械師,她終日沉浸於自己那些“毫無用處”的小發明之中,並深深迷戀著火藥實驗。這些活動很快耗盡了父母留下的遺產,並讓她背上了巨額債務。來自歐利蒂絲莊園的邀請函雖承諾了豐厚的獎金,但真正吸引特蕾西的卻是莊園裡的秘密機關……

【能力介紹】

機械操縱: 隨身攜帶機械玩偶,在遭到傷害後就會損壞。機械師操控玩偶的消耗降低,倒地和坐上狂歡之椅時可加大消耗操控已放出的玩偶,被救援時中斷操控。
羸弱:身體羸弱,板窗交互速度降低。
機械大師:精通機械製造和機關陷阱,破譯速度增加;耳濡目染下,同伴破譯速度增加。
膽怯:同伴受傷或被放上狂歡之椅時,破譯和開門的速度降低。

【職業】慈善家

【人物介紹】

當教會有意在白沙街開設孤兒院的時候,皮爾森先生慷慨地將經營權和土地轉贈給教會並離開了白沙街。 儘管他獲得了一筆為數不少的賠償金,但對皮爾森先生而言,這筆錢不足以建設一所新的孤兒院,是時候從別人的口袋裡掏出一點贊助金了。 不過,也許他該先給自己找一位可心的搭檔?

【能力介紹】

狡猾:用手電筒照射監管者一定時間會讓其喪失行動力。
身體靈活:身手靈活,翻越板窗速度提升。
收集癖:破譯時常常拿走零件,所有人密碼機校準觸發概率提升,校準成功判定區域縮小。
開鎖技巧:擁有高超開鎖技術,耳濡目染下,所有人開箱速度提升。

【職業】魔術師

【人物介紹】

瑟維·勒·羅伊在比利時開啟了他的魔術生涯,並搬到倫敦開設屬於自己的魔術用品專營店。但這位喜愛人體消失魔術的魔術師並沒有獲得大眾認同,也許在曾經出現過無數知名藝術家的歐利蒂絲莊園裡,他能找到新的表演靈感?

【能力介紹】

騙術演繹:隨身攜帶魔棒,能製造幻象隱匿數秒,但在隱匿過程中受到傷害會觸發恐懼震懾,在隱匿時的移動速度增加。
靈活雙手:降低破譯密碼機校準的觸發概率,增加破譯觸發校準時的成功判定區域。
真假難分:騙術表演讓魔術師增加狂歡之椅上被救援所需時間。

【職業】冒險家

【人物介紹】

庫特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冒險家,他熱衷於探索人類的極限,駕駛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峽,乘坐熱氣球飛越原始森林,當然,也包括參與一場賭上性命的遊戲。作為生存大師,他能夠成為最終獲勝的那個贏家嗎?

【能力介紹】

探險幻想:隨身攜帶格列佛遊記,可讓身體縮小且不會被監管者“雷達”感知,但縮小狀態無法進行大部分交互。
探險:懂得如何藏匿蹤跡,腳印持續時間降低,翻越板窗不會給予監管者提示。
好奇心:破譯過程中喜歡冒險操作,校準觸發概率提升,觸發校準時成功判定區域降低。

【職業】不詳

【人物介紹】

世界就像搖晃不停的骰蠱,他一直在贏 而誰也不知道,當它停下時會變成怎樣。

【能力介紹】

幸運兒: 一無所有的傢伙能活下來當然是靠運氣啦

【職業】前鋒

【人物介紹】

拉格比足球正吸引著人們的注意力,然而自詡為這項新興運動的創始人,威廉·艾利斯卻正在被人遺忘。他加入了一個小型的橄欖球俱樂部,但他很快發現,事情並不如自己預計的那麼順利。也許歐利蒂絲莊園的主人能為他帶來一些幫助?

【能力介紹】

橄欖球員:隨身攜帶橄欖球,快速衝刺力竭後陷入眩暈。衝刺一段距離後可撞飛監管者,其碰到其他物體則會陷入更長的眩暈。
運動天賦:極佳運動天賦,其翻越板窗、放板速度增加,被砸暈的監管者恢復所需時間增加。
機械盲:笨手笨腳,不擅長使用機械製品,破譯密碼機的速度降低。
強力掙扎:身強體壯,被監管者抓起後更容易掙脫。

【職業】盲女

【人物介紹】

海倫娜在一歲時被高燒奪去了視力,但在父母和一位家庭教師的細心教導下,她仍然學會了讀書認字。然而海倫娜還有更大的野心,進入大學成為一位文學學士。也許歐利蒂絲莊園的主人能為她的學費買單?至少那封以盲文寫的邀請函上是這樣表達的。

【能力介紹】

回聲定位:
輕擊-用盲杖輕輕敲擊地面,通過聲波反射感知小範圍內監管者位置
重擊-用盲杖用力敲擊地面,迅速擴大聲波範圍,全圖感知監管者位置,並將監管者位置傳遞給自己的隊友,同時感知破譯過的密碼機及運動中的隊友。但她不能離開盲杖,無法攜帶其他物品。
心眼:目盲使得盲女的其他感官更加敏銳,在破譯時幾乎不會觸發校準,破譯速度增加。
羸弱:身體羸弱,體力不支,板窗交互速度降低。

【職業】祭司

【人物介紹】

菲歐娜·吉爾曼是一位神秘主義者,總是隨身攜帶著一枚古怪的金屬環。菲歐娜宣稱是神引導自己來到這個莊園,但沒人相信她的說辭。

【能力介紹】

門之鑰: 祭司隨身攜帶門之鑰,使用可在所選位置生成直線通道,此通道不可通向被汙染的土壤或區域,走入通道數秒後 ,可快速到達通道另一側。監管者可破壞通道,讓其中的求生者被擠出並眩暈。堅定信仰讓祭司在通道內行進速度比其他求生者更快,她發誓永遠守護門之鑰,因此不能攜帶其他物品。
羸弱:身體羸弱,體力不支,板窗交互速度降低。
唯心:不擅長使用科技產物,破譯密碼機時速度降低,觸電校準的機率和校準難度均提升。
神佑:虔誠祈禱尋求庇佑,隊友被治癒所需時間降低,祭司被治癒所需時間降低。

【職業】調香師

【人物介紹】

薇拉從黑市裡的一張神秘的香水配方中獲得靈感,調製出了獨一無二的“忘憂之香”。聞到這種芬芳的人,會沉浸其中,渾然忘我。但香水的後調是如此。短暫,任憑她如何改良都無法挽留最後,調香師對完美的執著將她引向了配方來源之地 - 莊園。

【能力介紹】

忘憂之香: 噴灑"忘憂之香",進入沉浸狀態,記錄此刻自身的狀態和位置在技能持續時間內,可選擇遺忘此期間發生的事情,回退到記錄時刻的狀態及位置。調香師作為製作者,有額外香水使用次數。
失憶:常用忘憂之香,苦於失憶狀態在校準密碼失敗時會失去解碼邏輯,回退的進度是普通求生者的3倍
異味敏感:對氣味敏感,不喜歡醫用器材的異味,治療所需時間增加

【職業】牛仔

【人物介紹】

來自美洲大陸的牛仔,年少時曾與一位印第安部落的少女成為摯友,向她習得了令人驚歎的套索技藝。多年後,意外落難的凱文再次為印第安部落所救,熱情爽朗的他很快融入了他們的生活。可惜好景不長,部落衰亡後,他選擇漂流到歐洲大陸。

【能力介紹】

馬背英雄: 馬背上的英雄勇敢強悍,被砸暈的監管者恢復速度減緩。
天性散漫:自由散漫,不喜歡操作複雜機械,破譯速度降低;但與女性角色共同破譯時,會因表現欲而破譯速度增加;與男性角色共同破譯時,破譯速度降低。
保護欲:對女性充滿保護欲,背負女性角色時被攻擊命中,會受兩次傷害,隊友不受傷害;背負男性角色時被攻擊命中,則各承受一次傷害。
套索技藝:擅用長鞭套索,點擊或長按可向指定方向揮出,套中隊友能將其拉回背上;若套中監管者會被拉向監管者;可套中氣球及狂歡之椅上的隊友將其救下;套索消耗由命中物體決定,命中狂歡之椅及氣球上的隊友時會大量消耗,其他情況少量消耗。

【職業】舞女

【人物介紹】

與感情不和的丈夫離婚後,沒有穩定經濟來源的瑪格麗莎,對"自由"的另一面有了新的認識。一個成為百萬富翁的機會?他當然不會錯過。

【能力介紹】

二重奏: 隨身攜帶音樂盒,可播放兩隻不同節奏的樂曲,樂音所及範圍內,求生者和監管者的行為及交互會隨著音樂節奏加快或減慢,但變化速度會有所差異;同向的樂音疊加區域效果會疊加且衰減;長按技能施放可獲得高空視野。
舞者:二重奏爛熟于心,舞女自身不會受到樂音減速效果影響。
雜技:出身於馬戲團的舞女身手輕盈,從高處落下後可借力增加移動速度。
畏懼:舞女的膽小使其無法聚精會神,破譯速度降低,每有一名隊友被淘汰均會帶來恐懼,使得舞女板窗交互速度降低。

【職業】先知

【人物介紹】

很小的時候,伊萊就能夠看到“幻影”,透過與其中一些幻影的對話,伊萊開始以一種全新的視角觀察這個世界。然而這種能力並沒有在經濟上為他帶來改善,對未婚妻的承諾促使他接受了來自歐利蒂絲莊園的邀請函,他的奇妙能力會幫助自己渡過難關嗎?

【能力介紹】

役鳥: 先知隨身攜帶役鳥,役鳥是先知有力的助手;開場役鳥會進行場景巡視,標記所有隊友位置,役鳥返回後,先知可以指使役鳥根據味道尋找到隊友,即獲得視野,同時可以在關鍵時刻讓役鳥給隊友抵擋傷害,役鳥的抵擋會持續一段時間;先知和役鳥對監管者暴行的持續觀察,會讓他獲得額外的格擋次數。
預言:先知擁有高超的預判能力,在每次看見監管者的後5秒內,會持續獲得監管者的位置資訊
天眼:先知在出生時,可以獲得監管者5秒的位置資訊。
勞神:先知的役鳥每抵擋一次傷害(為自己或者隊友),先知自身的板窗交互速度下降10%

【職業】工廠主

【人物介紹】

里奧貝克原本是經營紡織廠的小型工廠主,在接受朋友弗雷迪萊利的建議後,購入了負債累累的小型槍械工廠。

【能力介紹】

傳火(初始解鎖):點擊技能按鍵釋放持續20秒的怨恨虛影,虛影將自動追擊周圍的求生者;長按技能按鍵可傳遞給傀儡一份怨火,驅使傀儡追擊附近的求生者,與傀儡交換位置會熄滅怨火。
傀儡操控(一階段解鎖):廠長擺弄的傀儡與其有莫名聯繫;點擊放置或蓄力拋出後,傀儡能感應周圍求生者並提醒廠長;廠長能與傀儡互換位置並短暫加速;傀儡可被求生者拆除,拆除期間無法互換。
多重傀儡操控(二階段解鎖):成功追擊求生者後,廠長有了第二個傀儡玩物——紅色只是沾染了更深的污漬。

【職業】小丑

【人物介紹】

裘克曾經是馬戲團中的當家,天生的哭喪臉使他成為最棒的哭泣小丑。而這種優勢在英俊的微笑小丑瑟吉和美豔的雜技女明星娜塔莉加入馬戲團後,發生了變化。他意識到自己應當轉換一下"職業跑道”。顯然,在獲得一張永恆的笑臉後,裘克能在新的喜劇表演中盡情發揮了。

【能力介紹】

電鋸衝刺(二階段解鎖):小丑被電鋸帶動向前快速衝刺,摧毀所有阻礙他前進的目標——“狂歡吧!我的鏈鋸夥伴!”
狂歡衝刺(三階段解鎖):數次親密無間的合作後,小丑使用鏈鋸時能衝刺的更遠,衝刺速度也更快——“狂歡吧!我的鏈鋸夥伴!”

【職業】藝術家

【人物介紹】

在獲得"傑克"這個稱號之前,他是詹姆斯·惠斯勒的學生,一位受到愛德格·德加影響的知名藝術家。誰能想到一位白日裡衣冠楚楚的紳士會在暗夜裡走入小巷,尾隨著那些無知無覺的可憐婦人呢?隨著"傑克"的名聲越來越大,這兩種身份的界限日益模糊。

【能力介紹】

寒霧:寒意入骨,霧氣在傑克的爪刃上聚集為霧刃,霧刃累積到一定程度後,傑克進行攻擊可觸發額外的霧刃同時消耗累積的霧氣,霧刃會在飛行路徑上留下霧區,霧區內傑克移動速度提升、霧隱冷卻時間大幅度縮短,被霧刃命中的求生者移動時也會遺落霧區。

【職業】獵場巡守

【人物介紹】

班恩是個熱心腸的獵場看守,總是心軟地放那些偷獵者離開。但他的寬容沒有得到回報,偷獵者們去而複返,襲擊了他,可憐的班恩被摁在捕獸夾上,耳邊不斷迴響著鹿群的哀鳴。偷獵者帶著戰利品離開後,獵犬把班恩拖回了莊園,從此班恩對任何進入自己“領地”的人都不再留情。

【能力介紹】

鏈爪(二階段解鎖):獵場巡守甩動鏈爪,將鉤中的求生者扯向自己;鎖鏈擊中牆壁時則將自己拉向牆壁;蓄力使用更易於瞄準——“你不能這樣離開!”
憤怒鏈爪(三階段解鎖):憤怒讓獵場巡守更有力量,現在他的鎖鏈擊中求生者將造成傷害——“你不能這樣離開!”

【職業】滑稽戲演員

【人物介紹】

瓦爾萊塔曾是個出名的滑稽戲演員,在觀眾失去興趣後,淪落到三流馬戲團表演。她想要重新站上舞台,再次成為萬眾矚目的大明星。在一位機械師幫助下,瓦爾萊塔裝上靈活的機械義肢和精巧的機關裝置。創造出新表演項目—人形蜘蛛秀。老東家拒絕了她的演出,但瓦爾萊塔沒有氣餒。她接受了一份演出邀請,並準備在歐利蒂絲莊園舉行自己的復出秀。但很顯然,出於人身安全的考慮,任何觀眾都不應近距離觀看。

【能力介紹】

吐絲(一階段解鎖):向前噴吐出成團的蛛網,每次擊中目標均對其造成普攻傷害的一半並為其疊加1次蛛網纏身狀態,蛛網纏身狀態最多可疊加至3層。--“我享受捕獵的過程。”
下一頁
噴網(二階段解鎖):隨著時間累積,織網技巧強化,吐絲動作更快且絲漿消耗更少。--“蛛絲狂歡!節日快樂!”
結網(初始解鎖):結網是蜘蛛的本能,長按技能按鍵選擇合適位置釋放蛛網陷阱。蜘蛛經過蛛網均會獲得1次短暫且不斷衰減的移動速度及全動作速度加成,此效果可利用新蛛網疊加,最多疊加至3層。觸碰蛛網的求生者會立刻顯示其所在方位並疊加1次蛛網纏身狀態,結網造成的蛛網纏身效果最多可疊加2層。--“等待,是獵人的美德。”
上一頁

【職業】藝伎

【人物介紹】

人稱“紅蝶”的藝伎-美智子在宴會上與異國軍官邁爾斯相遇並相戀。他們在當地舉行婚禮並一同回到邁爾斯的故鄉。可這段婚姻遭到邁爾斯父親的強烈反對,他整日對美智子冷嘲熱諷,期望能將她趕出家門。不久,邁爾斯因公外出,美智子則從家中神秘消失,邁爾斯的父親聲稱她與傭人私奔,並要求自己的兒子迎娶新的妻子。 邁爾斯開始日復一日地出門尋找美智子,但沒人知道她去了哪裡。

【能力介紹】

三相之身:平靜時呈現美人相:恐懼半徑較小,移動速度較快,憤怒時呈現般若相:恐懼半徑較大,移動速度較慢;被求生者注視面部時呈現驚惶相:恐懼半徑不變,移動速度慢。
下一頁
刹那生滅:進入憤怒狀態變為般若相,可無視地形衝向最接近視野中心的求生者,但被求生者注視面部時會變為驚惶相,此技能失效。
離魄移魂:進入憤怒狀態變為般若相,可躍向空中俯瞰周身環境,使用此技能可增加刹那生滅的釋放距離,但被求生者注視面部時會變為驚惶相,無法釋放刹那生滅。 求生者的畏懼提升了紅蝶的衝刺速度。
上一頁

【職業】舊日支配者

【人物介紹】

曾有一位穿著黃袍看不清面孔的使者出現,預言某個王朝即將到來的巨大災難,人們稱他為黃衣之主,不可名狀者。他是災難和苦痛的化身,但那些好奇心旺盛的人總是試圖尋找他的蹤跡,期望借此尋求世界真實面貌的啟示。

【能力介紹】

深淵之觸:召喚深淵之觸降臨,長按技能按鍵移動到選定位置後釋放深淵之觸,但在有求生者坐上的狂歡之椅附近,深淵之觸會消弭得更快。
噩夢侵襲:支配附近的深淵之觸行動,長按技能按鍵選取視線中心的深淵之觸向其最近的求生者砸擊。
下一頁
噩夢凝視 :可選取求生者為目標進行凝視,被選中的求生者在20秒內會被附近的深淵之觸主動攻擊,並會額外增加噩夢侵襲15秒冷卻時間。
恐懼之形:當求生者在警戒半徑停留過久、受擊、被巡視者咬中、校準失敗、隊友倒地或坐上狂歡之椅時會產生恐懼,將吸引深淵之觸生成,亦可驅使深淵之觸砸擊附近的求生者,但在有求生者坐上的狂歡之椅附近,深淵之觸會消弭得更快。
上一頁

【職業】????

【人物介紹】

范無咎與謝必安自幼結義,情同手足。某日兩人相偕走至南台橋,天將下雨,謝必安要範無咎在橋下稍待躲雨,自己回家拿傘。豈料謝必安走後,大雨傾盆,河水暴漲,范不願失約,死守橋下。不久謝取傘趕回,只見河水沒過橋面,范已不知所蹤。 謝必安痛不欲生,從此只著白衣,無論晴雨都背著當日黑傘,神色癲狂,最終自縊於南台橋下。 而那把見證兩人兄弟情誼的黑傘,卻在不久後被一商賈買下,不知去向。

【能力介紹】

雙魂:寄魂於傘,可使諸行無常轉換靈魂。謝必安(白)擅長巡視追擊,眩暈回復與攻擊速度較慢、移速較快;范無咎(黑)擅長近身對抗,眩暈回復與攻擊速度較快,移速較慢。
諸行無常:長按技能按鍵蓄力,向前方一段距離拋擲鎮魂傘,切換雙魂形態,蓄力時間越久,拋擲距離越遠。
下一頁
攝魂蕩魄:謝必安(白)散魄輕身,進入攝魂狀態,5秒內不可進行交互,移速提升並對身邊求生者持續攝魂,攝魂完可使其進入失魂狀態,無法進行交互;范無咎(黑)驅動滌魂鈴施展盪魄,鈴聲範圍內的求生者需要穩定心神進行校準判定,校準失敗心神不穩則會進入驚心狀態,持續60秒,處於此狀態時再校準失敗將進入落魄狀態,導致移動方向顛倒。
諸行無常-增強:雙魂形態切換前後縮短,切換入場時,會立刻釋放一次效果更強的攝魂/蕩魂。
上一頁

【職業】攝影師

【人物介紹】

跟隨父母從法國流亡到英格蘭,失去同胞兄弟的痛楚讓約瑟夫沉迷於繪畫。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約瑟夫用畫筆記錄著自己的變化,仿佛同胞兄弟從來不曾離去。但他很快意識到,畫紙內記錄的不過是虛假的倒影,再如何描繪也不會成為真實。這種痛苦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他接觸到一種聲稱能將影像永久保留下的儀器才暫時停歇。約瑟夫似乎找到了記錄真實的途徑,他開始用這種神奇的儀器來記錄一切,起初他感到新奇有趣,相片上的影像與現實毫無出入。但隨著時間流逝,約瑟夫終於領悟到一件事:留在相片裡的只是影像,被拍攝的物品和人仍然會損壞、失色。一如他早夭的雙胞胎兄弟。他期望永久保存現實中那些人和物的鮮活形象,讓相片中的東西“活”過來。 約瑟夫開始沉迷於所謂的靈魂學,並嘗試在相機上進行一些古怪的改造。他開始對身邊的友人宣稱,自己已經找到了在相片中保存靈魂的方法。所有人都認為約瑟夫老糊塗了,但他們很快發現,
下一頁
曾被約瑟夫拍下的人都一個接一個地消失。 當恐慌的人群闖入約瑟夫的宅邸時,那位攝影師早已不知所蹤,工作室牆上掛滿了各式各樣栩栩如生的肖像照,仿佛那些人正在牆上看著他們。

【能力介紹】

瞬影留痕(一階段解鎖):存在相中世界時方可施放,透過殘相約瑟夫可自由出入相中世界。
時空殘相(二階段解鎖):約瑟夫在移動時會記錄過去15秒的痕跡,長按技能按鍵,根據按鍵時長回到過去所在的位置。
上一頁